首页 »

失传“龙鳞装”重现,这位“80后”以工匠精神“复原”古代装帧艺术

2019/10/21 16:13:32

失传“龙鳞装”重现,这位“80后”以工匠精神“复原”古代装帧艺术

“我是一个爱书并为之投入的人。”龙鳞装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张晓栋这样定义自己的身份。在福州路艺术书坊三楼艺苑真赏社,张晓栋带来多部他历时数年完成的手工书——总高1.23米的《清·孙温绘程甲本图文典藏版红楼梦》、全长73.4米的佛典巨作《三十二篆金刚经》和龙鳞装《崔如琢书法绘画谈艺录》、《红楼梦十二钗笺谱》等。

张晓栋为读者讲解龙鳞装。

 

龙鳞装是中国古代一种书籍装帧形式,宋·张邦基《墨庄漫录》曾如此形容龙鳞装:“逐叶翻飞,展卷至末,仍合为一卷。”整体阅读时,有“龙游于书中,书居于龙骧”之感。龙鳞装始于唐代,用于北宋,是中国传统书籍装帧形式中最为复杂的一种,由于历史的原因,加上其工艺的精密与难度,导致龙鳞装在今天已近失传。唯一一本传世的龙鳞装实物《刊谬补缺切韵》现藏于故宫,平日并不对外展出。

 

这种“神秘”的书籍装帧艺术是如何与一位“80后”产生联系的?张晓栋说,自己之前就是一位书籍装帧设计师,做过几本普通的书,2000年前后,电子书浪潮兴起,如暴风骤雨般对传统图书行业产生冲击。作为一个爱书的做书人,他想到向历史深处索求未来纸质书发展的方向,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了龙鳞装。中国书籍的装帧史就是中华文化的发展史,最早的龟骨册装伴随着文字的逐步完善,成为最原始的书籍形式之一。此后,书籍装订形制改革横跨三千余年,经历了简策装、卷轴装、龙鳞装、经折装、蝴蝶装、和合装、包背装、线装等,一直到今天的平装、精装、骑马钉装。

 

龙鳞装出现在唐代,是卷轴向册页过渡的一种形态,据史料介绍,初唐时代书籍装订方式以卷轴为主,发展到唐中叶,当时的人们出于节省纸张材料、保护书页和便于检阅的目的,对卷轴装实施了改进:以长纸作底,将书页按一定比例鳞次错开粘贴于底纸之上,卷起时从外表看与卷轴无异,但舒展开后“逐页翻飞,形若旋风,鳞次相积”——内部的书页宛如自然界的旋风,书页又如鳞状般有序错开排列,故称其为“龙鳞装”,又名“旋风装”。

 

从仅存少有的文字和图像资料中,张晓栋认定,这种失传已久的书籍装帧方式,在今天能够焕发出新的生命力,成为一种更好地展示图像与文字结合效果的装帧艺术。然而,龙鳞装仅有记载,唯一存世的实物也难得一见,制作技术早已失传,如何“复原”?“做成第一本龙鳞装,花了两年多时间,废掉的纸可以装一屋子”,张晓栋说,再现龙鳞装的最大难点在于控制“鳞口”的误差率,要选择合适的纸张反复粘帖试验,记录下数据,研究变量所在,将误差率控制到最低程度,“因为每个‘鳞口’即便只差0.1毫米,几百页下来就要相差好几厘米。”

 

除了“复原”龙鳞装,张晓栋还结合经折装和龙鳞装这两种中国传统书籍装帧形式,新创了经龙装的装帧形式。经龙装的出现,使书页画面的变化,配合图案的游走,突破传统图书的体例,呈现出舞台剧这种综合艺术的特色,带领读者由文字和纸张入戏,由页张展开一页一页形成时间的流波,空间的起伏变化,连绵不断。柔软的内页拉开,犹如缓缓的和弦将读者一步步引入内容的精彩空间,让人游走在字、纸、页的舞台,开启一段书戏之旅。此次展出的《清·孙温绘程甲本图文典藏版红楼梦》,由张晓栋及其团队历时四年半手工制作完成,总高1.23米,一套八函,将120回木活字版程甲本《红楼梦》及230幅清代孙温绘《红楼梦》收录其中。由于体例庞大,张晓栋透露,其工作团队当时在北京六环之外租了一个大草坪,才将这部铺开的《红楼梦》全拍下来。

 

对于张晓栋的创新,著名书籍设计家吕敬人评价, 龙鳞装是古代书籍制度中弥足珍贵并已失传的书籍形态,在复原基础上还其魂,拓其体,使得这套红楼梦典籍有了全新的阅读意义。北京大学教授肖东发认为,经龙装这种独特的装帧形式,使书籍本身看起来就是一件艺术品,它巨大的手工量,在这个机械复制的时代,给书籍艺术带来一股复古而生动的气息。“古代制作龙鳞装的都是‘宫匠’,是藏于宫廷的技艺,而我们要传承的是一种工匠的精神”,张晓栋说,中国传统装帧形式中包含着纸质书未来更多的可能性,“它们是古老的,更是属于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