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归我管、欠信任、青年缺席……破解这些基层治理难题,党建如何实现引领?

2019/10/10 0:55:04

不归我管、欠信任、青年缺席……破解这些基层治理难题,党建如何实现引领?

党建引领是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最基本的政治逻辑和根本保证。上海始终把加强基层党的建设贯穿于基层社会治理的各方面和全过程,以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创新,增强社区自治共治、共建共享能力,构建党建引领的自治、共治、德治、法治一体的基层治理格局。进一步巩固和深化党建引领基层治理的实践,要强化以下几个着力点。

 

一是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形成合力机制——破解“不归我管”问题

 

随着社会分化与社会流动的不断加剧、社会利益和社会阶层格局的深度变革,社会异质化发展程度越来越高。依靠较为单一的思维和行动模式,已无法适应现代基层社会治理的发展需要。曾有一项调研数据显示,上海实行专业执法的机构占80%,部门内综合执法占10%,跨部门集中执法占4%,其他占6%,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行政执法体制条化、片化、分散化现象。近些年来,上海加强了综合执法和协同治理的力度,在居民区基层社会治理中,党建引领居委会、业委会、物业企业等“三驾马车”深度协同运行的制度机制也正在进一步完善中。但在基层的日常治理中依然存在重专业执法、轻综合执法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解决问题的效率。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要构建基层党组织牵头抓总、统筹协调、责任主体清晰、深度协同的合力机制,破解由于职责边界模糊、问责机制缺失、抓总统筹缺位等导致的“不归我管”的问题。

 

二是党建引领“欠信任社会”社区共同体建设——破解陌生人社会“向心力”问题

 

欠信任社会,是指基于传统血缘、亲缘、地缘等关系的人际信任和共生性情感,被基于业缘和公务性交往的契约关系、规则性关系所取代,出现人际关系不够信任的社会状态。由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转型是欠信任社会到来的直接原因。上海由于历史文化、地理位置与人口形成因素等属性,社会成员流动性、动态性强,归属感、稳定性相对不足,这些也直接导致社会成员的“向心力”“凝聚力”有所缺失。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要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切实强化政治功能,不断增强基层党组织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增强基层党组织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的能力,发挥我党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优良传统,有效破解陌生人社会“向心力”问题,强化基层社会治理的社区共同体建设。

 

三是党建引领精神和文化建设——破解“精神需求”有效供给不足问题

 

基层社会治理核心是人,必须顺应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着力服务于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尤其是注重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社会需要、精神文化生活需要、获得感和幸福感,加强基层社区的精神文化建设,破解人民群众的“精神需求”有效供给不足问题。要实现对“困难”(物质或精神方面存在“难处”“困境”)群众的“一元救助”(以物质帮扶为主)向“二元救助”(物质帮扶和精神激励结合的救助机制)转变。党建要注重对网络文明、社区文明、乡贤文化、生活文化等的引领,在致力于“有形空间”治理的进程中,高度重视“无形空间”的治理和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创新方式方法,丰富社区居民精神世界和增进社会成员幸福感。

 

四是党建引领青年群体的基层社会参与——破解“生力军”缺席问题

 

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一个值得引起高度重视的现象是,参与社区公益服务和志愿者队伍基本呈现“两头大、中间小”的态势——老年人、未成年人多,中青年常态化缺位。引起这种现象和中青年担负的社会角色、肩负使命、工作特点有关,但总体而言,如何激发青年在“富余时间”,或“挤出”“安排”时间参与、服务、奉献基层社会治理,充分发挥中青年特别是青年群体的聪明才智和力量优势,破解“生力军”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缺席问题需要进一步引起重视。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高度重视“青年社会融入与社会参与”问题,提出要“着力促进青年更好实现社会融入”,实现“青年更加主动、自信地适应社会、融入社会”的目标;要鼓励和支持青年参与社会实践和公益服务,“引领青年有序参与政治生活和社会公共事务”。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要贯彻落实好这些精神,引领青年在基层社会参与中实现锤炼成长与社会服务的有机统一,为基层社会治理注入强劲的生机活力。

 


转载请注明来源“上观新闻”,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