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九大后政府人事换届调整,透露出哪些信号?

2019/9/18 3:05:46

十九大后政府人事换届调整,透露出哪些信号?

编者按: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将分别于2018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作为党的十九大后首次召开的两会,对于进入新时代发展阶段的中国,自然意义非凡。

 

今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在两会即将开幕之际,中国报道从8个关键点出发,精心策划了一组评论文章,以八问的形式,预测两会热点,回应民众关切。

 

截至今年1月31日,31省区市两会已相继闭幕。

 

作为换届之年,今年省级两会选举产生了31省区市新一届人大、政府和政协领导班子。这是一次地方官员的集中大调整,近百位省部级高官履新。

 

事实上,十九大前后,各省份党政“一把手”已基本调整到位,此次省级两会并没有出现省级党委书记和行政首长的变动,变动较大的是省级政协主席和省政府副职。

 

在选举产生的31省区市新一届人大常委会、政府、政协领导班子中,8人履新人大常委会主任,8名代省(市)长转正,18人首次当选省级政协主席。

 

此外,今年是监察体制改革全面铺开的第一年,31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已选举产生省级监察委员会主任,并公布了全国省级监察委员会主任名单,他们同时也都是当地省级纪委书记。

 

政府:8位代省(市)长转正 

 

△ 从左至右:陈吉宁、张国清、唐一军、景俊海。

△ 从左至右:唐登杰、唐良智、谌贻琴、刘国中。

 

今年省级两会上,8位省(市)政府代理“一把手”转正,他们是: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天津市市长张国清、辽宁省省长唐一军、吉林省省长景俊海、福建省省长唐登杰、重庆市市长唐良智、贵州省省长谌贻琴、陕西省省长刘国中。

 

这8人在2017年5月至2018年1月期间相继出任代省(市)长,补缺因十九大前后人事调整而空出的岗位,转正是意料之中。

 

8人中,4人为十九届中央委员,4人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除谌贻琴一直在贵州任职外,其余7人曾有从中央机构调任地方或省际交流任职经历。

 

其余23省区市政府“一把手”均获连任。新一届的省级政府“一把手”中,17人为“60后”,15人拥有博士学位。

 

据统计,此轮换届各省共选出了244名省级政府副职,其中有78人是首次履新省部级高官职位。

 

在“交流使用”的干部任用导向下,省级政府副职由异地或中央部门调任很常见,本轮换届,仅有新疆、湖北、西藏、河北、陕西、青海、宁夏7个省份的新任政府副职全部从本地官员产生。

 

在履新的新晋高官中,最引人注目的是3名具有金融背景的“65后”出任京津沪三地副市长。

 

48岁的殷勇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是当时央行最年轻的副行长,如今出任北京市副市长。天津市副市长康义,此前曾长期在建设银行工作,后任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新任的上海市副市长吴清此前则长期在证监会任职。

 

政协:23省迎来新主席

 

此次调整,省级领导班子“一把手”变化最大的是省级政协主席,全国有23个省(直辖市)迎来了新的省政协主席,其中河北、河南等5省政协主席跨省履新,18人首次当选省级政协主席。只有北京、广东等8个省(直辖市)的这一职位没有换人。

 

在新当选的省级政协主席中,1人为十九届中央委员,9人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省级政协主席由异地交流出任在此前并不多见,此次更引人注目的是,政协系统的人事调整出现了“交叉换岗”“三地轮调”的安排。

 

先是安徽、湖北两省政协主席对调,接着山东、河南、河北三省政协主席又被互相轮换,其中,山东省政协原主席刘伟任河南省政协主席,此前担任河南省政协主席的叶冬松,改任河北政协主席,河北省政协原主席付志方则调任山东省政协主席。

 

此外,两位“空降”的新政协主席尤其受到外界关注,即国务院原副秘书长江泽林和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崔玉英,他们分别出任吉林省政协主席和福建省政协主席。

 

外界分析认为,异地交流和中央空降过去在地方政协系统人员调整中都比较少见,显示了中央新的用人思路,如此安排改变了地方政协的人事格局,可能是为了避免甚至打破地方内部出现“小圈子”现象。

 

人大:8省“一把手”变动

 

在此次省级两会上,天津、新疆、河北、江苏、福建、辽宁、陕西和贵州这8个省份的人大常委会主任出现了变动,段春华、肖开提·依明、王东峰、娄勤俭、于伟国、陈求发、胡和平和孙志刚当选为新的人大常委会主任。

 

8位履新者中,天津的段春华和新疆的肖开提·依明是从副省部级晋升为正省部级。前者此前是天津市常务副市长,后者此前的职务是新疆自治区统战部部长。

 

在中国的政治序列中,绝大多数的省份均由省级党委书记兼任省级人大常委会主任,目前只有4个直辖市和广东、西藏、新疆七地例外。

 

履新者中,陕西的胡和平为“60后”,是目前全国最年轻的省级人大常委会主任,还有一名“60后”则是黑龙江的张庆伟,其余的省级人大主任均为“50后”。

 

在31位省级人大常委会主任中,3人为女性,她们分别是: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殷一璀、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和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玉妹,三人均为连任。

 

监察委:省级监察委首任“掌门人”全部产生

 

目前,31个省份的监察委员会主任均已任命,全部均由当地的省级纪委书记兼任。

 

31人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官员曾有过在中纪委任职的经历,如果再算上中央巡视组、国家预防腐败局等机构,这些人中具备反腐工作经验的比例则超过了40%。这些新的省级监察委主任中,也不乏在政法系统的长期历炼者。

 

中纪委称,3个月内省级监察委员会全部成立。省级监察委员会组建完成是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重要一步,今年3月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还要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审议通过监察法,制度优势需要进一步转化为治理效能。

 

去年10月底,十九大结束后不久,中办印发《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要求在随后召开的地方两会上选举产生三级监察委员会。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全国多个省份的监察委陆续挂牌。

 

有专家指出,地方各级监察委员会作为专门的反腐败工作机构,与纪委合署办公,既实现对公职人员的全面监察,又重点加强对一把手、关键少数的监督,有效解决了过去行政监察覆盖面过窄的问题,填补了党内监督盲区,显示出反腐制度正探索向前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