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一“90后”弃高薪从警,屡次为疑难案件提供关键证据,背后竟藏着这样的秘密

2019/9/18 2:48:22

上海一“90后”弃高薪从警,屡次为疑难案件提供关键证据,背后竟藏着这样的秘密

大学学的是工程机械专业,大三时就已被一家知名汽车企业相中,他却暗自在心里立下了从警的志向。为何放弃高薪工作选择做警察,浦东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的“90后”民警宋剑波心里藏着一个秘密。

 

大学毕业后,宋剑波如愿考上警校,选择了刑侦专业。2015年6月,他成为浦东刑侦支队刑科所民警,负责案件现场勘查工作。虽然从未直接给犯罪分子戴上手铐,但通过宋剑波和同事们在现场的痕迹搜寻、证据固定和生物信息提取等工作,为案件侦破提供了明确的线索和一锤定音的证据。

 

一个痕迹锁定关键线索

 

“我们内部把现场勘查的民警叫做‘隐形的刑警’,主要负责到案发现场进行痕迹搜寻、证据固定和生物信息提取,还有后续甄别等工作。”虽然不能亲手给嫌疑人带上手铐,但宋剑波和刑科所其他民警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和科技手段为破案提供线索和证据,一样守护着正义。

 

2016年8月的一个清晨,浦东黄路地区发生一起凶杀案,被害人是一对母子,现场有大片血迹,也有明显的搏斗痕迹。宋剑波接到任务,跟着师傅到现场勘查。

 

案发现场是浦东郊村的一处民宅,到达现场后,宋剑波被眼前的情景怔住了——一名中年男性死者倒在屋外,身下蔓延出大片的血迹,头部有钝器伤;另一名年长的女性死者倒在屋内,身下的血迹一直延伸到门口,头部同样有钝器伤。

 

现场情况显示这起案件很可能系入室盗窃转化为杀人,这意味着凶手作案有随机性,与被害人之间没有特别联系,很难从社会关系、个人恩怨入手调查。

 

勘查过程中,两名侦查员发现屋内的血泊中有一排清晰的脚印。相隔不远的杂物间里,也发现一枚血脚印。经过初步比对,两处脚印应该是同一个人留下的。“我们判断脚印应该是嫌疑人逃跑时留下的。”

 

单靠脚印甄别嫌疑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既然有搏斗痕迹,现场是否会留下嫌疑人的生物信息?“生物信息具有唯一性,是全世界都认可的认定人身的证据。”

 

勘查重点转向寻找嫌疑人的生物信息。经过仔细搜寻,宋剑波先看到民宅的门帘上留下了一个残缺的血手印,立即拍照并进行采样。更大的发现是,民宅一楼通往二楼的一级楼梯上有几滴细微的滴状血迹。“我马上把这个发现告诉师傅,初步判断,这些血迹很可能是嫌疑人在搏斗中受伤留下的。”

 

一边继续在现场搜集、固定证据,一边将采集的几处血样放回刑科所检测鉴定——中午时分,生物信息检测结果出来了,证实滴状血迹不属于两名被害人,基本锁定是嫌疑人留下的。

 

这一消息让两名负责现场勘查的侦查员颇为振奋。为了掌握更多犯罪嫌疑留下的作案证据,还原案发经过,宋剑波和师傅的现场勘查工作直到晚上19时才全部结束。

 

回到办公室,宋剑波马不停蹄地画了一张现场图提供给专案组用以研究案情。尽管工作了一天,本可以回家休息的宋剑波特意留下来听专案组负责同志介绍案情。“那个案子让我想到我的秘密,心里隐隐作痛,但也让我体会到了化悲痛为力量的感受。”

 

经过生物信息比对,很快就在信息库中比中了嫌疑人。根据这一结果,浦东警方快速锁定了嫌疑人的行踪,抓获躲藏在闵行某旅馆的嫌疑人。一起凶杀案成功告破。

 

不管是杀人抢劫的大案要案,还是金额只有几百元的入室盗窃,每一次到现场勘查,宋剑波都会全力以赴,为案件侦破提供尽可能多的线索和证据。他说,这是自己在心里对父亲的承诺。“正义不分大小。每一个民警可能只是守护一个小角落,当这些角落拼接起来,就是整个社会的安定。”

 

宋剑波在甄别痕迹。

 

父亲见义勇为离世,同事曾侦办父亲案件

 

从警两年后,宋剑波才向同事吐露了心中一个秘密。

 

时间回到2011年9月15日深夜,正在大学寝室休息的宋剑波突然接到电话,嫂子在电话那头不住地抽泣:你快回家,爸爸为了抓小偷被捅了一刀!

 

“当我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经被盖上了白布。”宋剑波回忆,那一刻的感受就像小说里写的,脑子一片空白,“这么突然,真的很难接受。”

 

宋剑波后来才知道,小偷已经撬开了租户房间的门锁,正好被回家的父亲撞见。为了抓住小偷,父亲悄悄报了警并将大门锁上。对峙中,小偷拨出匕首刺向了父亲。两天后,刺杀父亲的犯罪嫌疑人落网。

 

父亲因见义勇为猝然离世带来的巨大打击,一度让宋剑波意志消沉。直到有一天,他脑中闪现一个画面——父亲出事那晚,他钻过警戒线回到家中,几名刑警正在仔细勘查现场,那一刻他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面对歹徒逞凶,父亲是那样英勇的一个人。我就想成为一名警察,抓住犯罪分子,像父亲一样守护正义。”

 

这个决定得到了母亲的支持,哥哥却极力反对。“我哥当时说了一句,‘我已经失去了父亲,不想再失去弟弟’。他觉得做警察太危险了。”但在宋剑波心里,做警察是他“唯一的出路”,“我没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也没机会对他尽孝,但我想为他做些什么。做警察抓坏人,我想这应该也是父亲的期望。”

 

当时宋剑波已经获得了实习单位给出的高薪。只要他愿意,未来已清晰可见。但他放弃了高薪的工作机会,“孤注一掷”地准备警校考试。“我高中是体育特长生,身体素质肯定过关。文化课只要肯花功夫,我也有信心。”

 

如愿考上警校后,宋剑波毅然选择了刑侦专业。在父亲出事之前,他对警察这份职业了解甚少,也从没接触过这个群体。鲜少的印象,来自小时候听的新版《刑警803》广播剧。“我看到那天来家里勘查现场的有803的刑警,特别想成为其中一员。”

 

加入浦东刑侦支队刑科所后,宋剑波才知道,身边的同事也参与侦破父亲的案子。“来到这个曾为我父亲的案子勘查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团队中,虽然一开始没说,但我一直在心里默默感激着领导和同事们。”